• 司馬昭

    sī-mǎ-zhāo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 總票數:
  • 歷史簡介
  •   司馬懿次子。昭隨父抗蜀,多有軍識。景初二年,封新城鄉侯。正始初,遷洛陽典農中郎將。曹髦時,繼兄司馬師為大將軍。專攬國政,陰謀代魏。甘露五年,殺魏帝曹髦,另立曹奐為帝。景元四年,分兵譴鐘會、鄧艾、諸葛緒三路伐蜀,滅之。自稱晉公。后加晉王。咸熙二年,薨。昭死數月,子司馬炎代魏稱帝。建晉朝。追尊昭為文帝,廟號太祖。
  • 演義簡介
  • 涉及章節
    共19回
    涉及年代
    共22年
      司馬昭隨父司馬懿抵御諸葛亮伐魏。多有軍識。司馬師死后,司馬昭為大將軍。手握兵權,專攬國政,并陰謀代魏。甘露五年,殺魏帝曹髦,另立曹奐為帝。景元四年,司馬昭分兵伐蜀。蜀滅亡后,鐘會陰謀造反,司馬昭率領大軍親討。未至,鐘會業已敗亡?;爻笞苑Q晉公,后加晉王。立子炎為世子。司馬昭責戲阿斗,阿斗蜀樂不動情。咸熙二年,昭中風猝死。數月后,子司馬炎代魏稱帝。建晉朝。追尊昭為文帝,廟號太祖。
  • 演義個人數據
  • 演義單挑數據
  • 演義戰爭數據
  • 演義謀略數據
  • 演義關系數據
  • 歷史年表
  • 景初二年【公元238年】,昭受封新城鄉侯。

    正始元年【公元240年】,遷洛陽典農中郎將。值魏明奢侈之后,帝蠲除苛碎,不奪農時,百姓大悅。轉散騎常侍。

    正始五年【公元244年】,大將軍曹爽之伐蜀也,以司馬昭為征蜀將軍,副夏侯玄出駱谷,次于興勢。蜀將王林夜襲帝營,昭堅臥不動。林退,帝謂玄曰:“費祎以據險距守,進不獲戰,攻之不可,宜亟旋軍,以為后圖?!彼纫?,祎果馳兵趣三嶺,爭險乃得過。遂還,拜議郎。

    嘉平元年【公元249年】,司馬懿誅曹爽,昭帥眾衛二宮,以功增邑千戶。

    嘉平元年【公元249年】,蜀將姜維之寇隴右也,征西將軍郭淮自長安距之。進司馬昭安西將軍、持節,屯關中,為諸軍節度?;垂ゾS別將句安于麹,久而不決。司馬昭乃進據長城,南趣駱谷以疑之。維退保南鄭,安軍絕援,帥眾來降。轉安東將軍、持節,鎮許昌。

    嘉平三年【公元251年】,昭大軍討王凌,督淮北諸軍事,帥師會于項。增邑三百戶,假金印紫綬。尋進號都督。

    嘉平四年【公元252年】,司馬昭統征東將軍胡遵、鎮東將軍諸葛誕伐吳,戰于東關。二軍敗績,坐失侯。

    嘉平五年【公元253年】,蜀將姜維又寇隴右,揚聲欲攻狄道。以昭行征西將軍,次長安。雍州刺史陳泰欲先賊據狄道,昭曰:“姜維攻羌,收其質任,聚谷作邸閣訖,而復轉行至此,正欲了塞外諸羌,為后年之資耳。若實向狄道,安肯宣露,令外人知?今揚聲言出,此欲歸也?!本S果燒營而去。會新平羌胡叛,帝擊破之,遂耀兵靈州,北虜震詟,叛者悉降。以功復封新城鄉侯。

    正元元年【公元254年】,高貴鄉公之立也,以參定策,進封昭高都侯,增封二千戶。

    正元二年【公元255年】,毌丘儉、文欽之亂,大軍東征,昭兼中領軍,留鎮洛陽。及景帝疾篤,昭自京都省疾,拜衛將軍。

    正元二年【公元255年】,景帝崩,天子命司馬昭鎮許昌,尚書傅嘏帥六軍還京師。昭用嘏及鐘會策,自帥軍而還。至洛陽,進位大將軍加侍中,都督中外諸軍、錄尚書事,輔政,劍履上殿。昭固辭不受。

    甘露元年【公元256年】,春正月,加大都督,奏事不名。夏六月,進封高都公,地方七百里,加之九錫,假斧鉞,進號大都督,劍履上殿。又固辭不受。秋八月庚申,加假黃鉞,增封三縣。

    甘露二年【公元257年】,夏五月辛未,鎮東大將軍諸葛誕殺揚州刺史樂綝,以淮南作亂,遣子靚為質于吳以請救。議者請速伐之,昭曰:“誕以毌丘儉輕疾傾覆,今必外連吳寇,此為變大而遲。吾當與四方同力,以全勝制之?!蹦吮碓唬骸拔赭舨寂涯?,漢祖親征;隗囂違戾,光武西伐;烈祖明皇帝乘輿仍出:皆所以奮揚赫斯,震耀威武也。陛下宜暫臨戎,使將士得憑天威。今諸軍可五十萬,以眾擊寡,蔑不克矣?!?/P>

    甘露二年【公元257年】,秋七月,司馬昭奉天子及皇太后東征,征兵青、徐、荊、豫,分取關中游軍,皆會淮北。師次于項,假廷尉何楨節,使淮南,宣慰將士,申明逆順,示以誅賞。甲戌,帝進軍丘頭。吳使文欽、唐咨、全端、全懌等三萬余人來救誕,諸將逆擊,不能御。將軍李廣臨敵不進,泰山太守常時稱疾不出,并斬之以徇。八月,吳將硃異帥兵萬余人,留輜重于都陸,輕兵至黎漿。監軍石苞、袞州刺史州泰御之,異退。泰山太守胡烈以奇兵襲都陸,焚其糧運。苞、泰復進擊異,大破之。異之余卒餒甚,食葛葉而遁,吳人殺異。昭曰:“異不得至壽春,非其罪也,而吳人殺之,適以謝壽春而堅誕意,使其猶望救耳。若其不爾,彼當突圍,決一旦之命?;蛑^大軍不能久,省食減口,冀有他變。料賊之情,不出此三者。今當多方以亂之,備其越逸,此勝計也?!币蛎蠂?,分遣羸疾就谷淮北,稟軍士大豆,人三升。欽聞之,果喜。帝愈羸形以示之,多縱反間,揚言吳救方至。誕等益寬恣食,俄而城中乏糧。石苞、王基并請攻之,昭曰:“誕之逆謀,非一朝一夕也,聚糧完守,外結吳人,自謂足據淮南。欽既同惡相濟,必不便走。今若急攻之,損游軍之力。外寇卒至,表里受敵,此危道也。今三叛相聚于孤城之中,天其或者將使同戮。吾當以長策縻之,但堅守三面。若賊陸道而來,軍糧必少,吾以游兵輕騎絕其轉輸,可不戰而破外賊。外賊破,欽等必成擒矣?!比珣?,孫權女也,得罪于吳,全端兄子祎及儀奉其母來奔。儀兄靜時在壽春,用鐘會計,作祎、儀書以譎靜。靜兄弟五人帥其眾來降,城中大駭。

    甘露三年【公元258年】,春正月壬寅,誕、欽等出攻長圍,諸軍逆擊,走之。初,誕、欽內不相協,及至窮蹙,轉相疑貳。會欽計事與誕忤,誕手刃殺欽。欽子鴦攻誕,不克,逾城降。以為將軍,封侯,使鴦巡城而呼。帝見城上持弓者不發,謂諸將曰:“可攻矣!”二月乙酉,攻而拔之,斬誕,夷三族。吳將唐咨、孫彌、徐韶等帥其屬皆降,表加爵位,稟其餒疾?;蜓詤潜夭粸橛?,請坑之。昭曰:“就令亡還,適見中國之弘耳?!庇谑轻阒?。夏四月,歸于京師,魏帝命改丘頭曰武丘,以旌武功。五月,天子以并州之太原上黨西河樂平新興雁門、司州之河東平陽八郡,地方七百里,封昭為晉公,加九錫,進位相國,晉國置官司焉。九讓,乃止。于是增邑萬戶,食三縣,諸子之無爵者皆封列侯。秋七月,奏錄先世名臣元功大勛之子了,隨才敘用。

    甘露四年【公元259年】,夏六月,昭分荊州置二都督,王基鎮新野,州泰鎮襄陽。使石苞都督揚州,陳騫都督豫州,鐘毓都督徐州,宋鈞監青州諸軍事。

    景元元年【公元260年】,夏四月,天子復命帝爵秩如前,又讓不受。天子既以昭三世宰輔,政非己出,情不能安,又慮廢辱,將臨軒召百僚而行放黜。五月戊子夜,使冗從仆射李昭等發甲于陵云臺,召侍中王沈、散騎常侍王業、尚書王經,出懷中黃素詔示之,戒嚴俟旦。沈、業馳告于昭,帝召護軍賈充等為之備。天子知事泄,帥左右攻相府,稱有所討,敢有動者族誅。相府兵將止不敢戰,賈充叱諸將曰:“公畜養汝輩,正為今日耳!”太子舍人成濟抽戈犯蹕,刺之,刃出于背,天子崩于車中。帝召百僚謀其故,仆射陳泰不至。昭遣其舅荀顗輿致之,延于曲室,謂曰:“玄伯,天下其如我何?”泰曰:“惟腰斬賈充,微以謝天下?!?/P>

    昭曰:“卿更思其次?!碧┰唬骸暗娖渖?。不見其次?!庇谑菤w罪成濟而斬之。太后令曰:“昔漢昌邑王以罪發為庶人,此兒亦宜以庶人禮葬之,使外內咸知其所行也?!睔⑸袝踅?,貳于我也。庚寅,昭奏曰:“故高貴鄉公帥從駕人兵,拔刃鳴鼓向臣所,臣懼兵刃相接,即敕將士不得有所傷害,違令者以軍法從事。騎督成倅弟太子舍人濟入兵陣,傷公至隕。臣聞人臣之節,有死無貳,事上之義,不敢逃難。前者變故卒至,禍同發機,誠欲委身守死,惟命所裁。然惟本謀,乃欲上?;侍?,傾覆宗廟。臣忝當元輔,義在安國,即駱驛申敕,不得迫近輿輦。而濟妄入陣間,以致大變,哀怛痛恨,五內摧裂。濟干國亂紀,罪不容誅,輒收濟家屬,付廷尉?!碧髲闹?,夷濟三族。與公卿議,立燕王宇之子常道鄉公璜為帝。

    景元元年【公元260年】,六月,改元。丙辰,天子進昭為相國,封晉公,增十郡,加九錫如初,群從子弟未侯者封亭侯,賜錢千萬,帛萬匹。固讓,乃止。冬十一月,吳吉陽督蕭慎以書詣鎮東將軍石苞偽降,求迎。昭知其詐也,使苞外示迎之,而內為之備。

    景元二年【公元261年】,秋八月甲寅,天子使太尉高柔授帝相國印綬,司空鄭沖致晉公茅土九錫,固辭。

    景元三年【公元262年】,夏四月,肅慎來獻楛矢、石砮、弓甲、貂皮等,天子命歸于大將軍府。

    景元四年【公元263年】,春二月,天子復命昭如前,又固讓。三月,詔大將軍府增置司馬一人,從事中郎二人,舍人十人。夏,昭將伐蜀,乃謀眾曰:“自定壽春已來,息役六年,治兵繕甲,以擬二虜。略計取吳,作戰船,通水道,當用千余萬功,此十萬人百數十日事也。又南土下濕,必生疾疫。今宜先取蜀,三年之后,在巴蜀順流之勢,水陸并進,此滅虞定虢,吞韓并魏之勢也。計蜀戰士九萬,居守成都及備他郡不下四萬,然則余眾不過五萬。今絆姜維于沓中,使不得東顧,直指駱谷,出其空虛之地,以襲漢中。彼若嬰城守險,兵勢必散,首尾離絕。舉大眾以屠城,散銳卒以略野,劍閣不暇守險,關頭不能自存。以劉禪之暗,而邊城外破,士女內震,其亡可知也?!闭魑鲗④娻嚢詾槲从嗅?,屢陳異議。昭患之,使主簿師纂為艾司馬以喻之,艾乃奉命。于是征四方之兵十八萬,使鄧艾自狄道攻姜維于沓中,雍州刺史諸葛緒自祁山軍于武街,絕維歸路,鎮西將軍鐘會帥前將軍李輔、征蜀護軍胡烈等自駱谷襲漢中。秋八月,軍發洛陽,大賚將士,陳師誓眾。將軍鄧敦謂蜀未可討,昭斬以徇。

    景元四年【公元263年】,九月,昭又使天水太守王頎攻維營,隴西太守牽弘邀其前,金城太守楊頎趣甘松。鐘會分為二隊,入自斜谷,使李輔圍王含于樂城,又使步將易愷攻蔣斌于漢城。會直指陽安,護軍胡烈攻陷關城。姜維聞之,引還,王頎追敗維于強川。維與張翼、廖化合軍守劍閣,鐘會攻之。

    景元四年【公元263年】,十一月,鄧艾帥萬余人自陰平逾絕險至江由,破蜀將諸葛瞻于綿竹,斬瞻,傳首。進軍雒縣,劉禪降。天子命晉公以相國總百揆,于是上節傳,去侍中、大都督、錄尚書之號焉。表鄧艾為太尉,鐘會為司徒。會潛謀叛逆,因密使譖艾。

    咸熙元年【公元264年】,春正月,檻車征艾。乙丑,昭奉天子西征,次于長安。是時魏諸王侯悉在鄴城,命從事中郎山濤行軍司事,鎮于鄴,遣護軍賈充持節、督諸軍,據漢中。鐘會遂反于蜀,監軍衛瓘、右將軍胡烈攻會,斬之。初,會之伐蜀也,西曹屬邵悌言于昭曰:“鐘會難信,不可令行?!?/P>

    昭笑曰:“取蜀如指掌,而眾人皆言不可,唯會與吾意同。滅蜀之后,中國將士,人自思歸,蜀之遺黎,猶懷震恐,縱有異志,無能為也?!弊淙缢?。丙辰,帝至自長安。三月己卯,進昭爵為王,增封并前二十郡。夏五月癸未,天子追加舞陽宣文侯為晉宣王,舞陽忠武侯為晉景王。冬十月丙午,天子命中撫軍新昌鄉侯炎為晉世子。

    咸熙二年【公元265年】,天子命昭冕十有二旒,建天子旌旗,出警入蹕,乘金根車,駕六馬,備五時副車,置旄頭云罕,樂舞八佾,設鐘虡宮懸,位在燕王上。進王妃為王后,世子為太子,王女王孫爵命之號皆如帝者之儀。諸禁網煩苛及法式不便于時者,昭皆奏除之。晉國置御史大夫、侍中、常侍、尚書、中領軍、衛將軍官。

    咸熙二年【公元265年】,秋八月辛卯,昭卒于露寢,時年五十五。九月癸酉,葬崇陽陵,謚曰文王。武帝受禪,追尊號曰文皇帝,廟稱太祖。

  • 歷史評價
  • ▓史臣:世宗以睿略創基,太祖以雄才成務。事殷之跡空存,翦商之志彌遠,三分天下,功業在焉。及逾劍銷氛,浮淮靜亂,桐宮胥怨,或所不堪。若乃體以名臣,格之端揆,周公流連于此歲,魏武得意于茲日。軒懸之樂,大啟南陽,師摯之圖,于焉北面。壯矣哉,包舉天人者也!為帝之主,不亦難乎。  《晉書》 
    ▓房玄齡:世宗繼文,邦權未分。三千之士,其從如云。世祖無外,靈關靜氛。反雖討賊,終為弒君。  《晉書》
    ▓曹髦:司馬昭之心,路人皆知也。  《三國志·魏書四》


  • 家族資料
  • 相關閱讀
  • 制作資料
    • 創建:
      2004-8-15 22:24:00
    • 制作:
      赤壁周郎 
    • 校對:
      木村信淵 
    • 更新:
      2014-4-3 11:55:00
   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