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古人裸體行為藝術更精彩 禰衡當眾換衣辱曹操
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2015-1-14

      現代有些行為藝術家,追求轟動效應,以裸體吸引觀眾眼球。我在網上看過一些裸體作品,實在不敢恭維,不是嫌他(她)們有失大雅,而是裸出來的觀念,太抽象,太脫離現實生活,沒意思,沒趣味,遠不如古人的行為藝術精彩。

      話說東漢末年,有個狂士禰衡,二十來歲,年輕氣盛,目中無人,當代人物,他只看得起兩個:孔融楊修。說:“大兒孔文舉,小兒楊德祖。其他鼠輩,不足掛齒?!笨孜呐e就是以讓梨出名的孔融,年長禰衡二十歲,楊德祖就是因破譯“雞肋”而被曹操殺害的楊修,小禰衡3歲。他居然把人家呼為“大兒”“小兒”,你說狂不狂?曹操網羅天下人才,孔融力薦禰衡,禰衡卻連曹操也不放在眼里,曹操心里很不爽,連殺他的心都有。聽說禰衡業余愛好擊鼓,就召他為鼓吏,軍樂團的打擊樂手。曹操是想羞辱禰衡:你高傲個啥?不就是個敲鑼打鼓的嗎?

      有一天,曹操大請賓客,觀看軍樂團表演。按照演出規定,表演者先要去更衣室,脫去自己的衣服,換上演出服裝,然后登臺獻藝。輪到禰衡,他不換演出服,直接上場,負責警衛的官員呵斥道:“你為什么不換衣服?”曹操的敵人很多,這樣做,是防備表演者暗藏兇器,搞恐怖活動。但禰衡不是恐怖主義分子,不過一介書生,最多算個“憤青”,讓他換衣服,他就在大庭廣眾之中,眾目睽睽之下,當著曹操和各位來賓的面,慢慢地脫下衣褲,脫了外套脫內衣,脫得一絲不掛,然后慢慢穿上演出服,神態自如,毫無愧色,令全體觀眾目瞪口呆。讓曹操很尷尬,說:“本欲辱衡,衡反辱孤?!比耸谴┮路膭游?,羞恥之心,人皆有之。神經正常的人,光天化日之下,恐怕只有在動物面前赤身裸體,才能沒有心理障礙吧?禰衡當眾裸體,毫無愧色,就是把曹操以及現場各位貴賓都當成動物。禰衡即興創作的裸體行為藝術,不僅上了正史,還被編為戲曲,流傳至今。

      其后,魏晉之際的“竹林七賢”,更是行為藝術大師,嵇康打鐵,阮籍箕居,阮咸陪豬飲酒,等等,都是載入史冊的行為藝術精品。有個名士劉伶,在家里喝酒,赤身裸體,一絲不掛??腿藗儊碓L,他也不回避,坦然相見。人家很詫異:“未免太開放了吧?”一般而言,敢于當眾表演裸體藝術的人,不是美女就是帥哥,才有觀賞價值。但劉伶貌丑,丑得青史留名,《晉書》說他:“容貌甚陋?!倍椅宥躺聿娜珰垙U。有一次,他在酒店醉酒,把個彪形大漢得罪了,人家挽袖揮拳,要揍他,他跳將起來,挺起胸脯說:“雞肋不足以安尊拳?!卑讶思叶盒α?,一笑了之。卻說他在家里赤身裸體,見客人也毫無愧色,無意之間,卻創造了中國歷史上最前衛的行為藝術作品之一,關鍵是他的解說詞太精彩:“我以天地為房屋,以房屋為衣褲,你們為什么鉆到我褲子里來?”千百年來,被人津津樂道,不說他沒教養,卻贊揚他特立獨行,真性情。他可能覺得,人在外面衣冠楚楚,裝模作樣,滿口仁義道德,道貌岸然,活得很假,很拘謹,回到家里,脫去裹在身上的偽包裝,徹底解放,還我一個真我,用他的話說:“幕天席地,縱意所如?!碧斓鼐褪俏业募?,我想干嘛就干嘛,愛誰誰啦?

    本文相關人物:[禰衡] [曹操] [孔融] [劉伶] [楊修] [阮咸] [阮籍] [嵇康
  • 相關閱讀
  •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