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左思《三都賦》鄴都的選擇與描寫——兼論“洛陽紙貴”的歷史與政治背景
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2015-8-3
     作者:王德華  來源:浙江大學學報

      左思以“盡銳于《三都》,拔萃于《詠史》”的詩賦創作,在西晉文壇上占有極高的地位,他的《三都賦》留下“洛陽紙貴”的佳話。因曹魏、西晉皆建都洛陽,很易造成三都之“魏都”以描寫都城洛陽為主的誤會。但正是這一易于產生誤會的問題,促使我們思考,左思《三都賦》為何不以洛陽為主,而選擇了作為陪都的鄴都?又為何造成寫鄴都而“洛陽”為之紙貴的轟動效應?皇甫謐《三都賦序》言左思創作《三都賦》的目的是“正之以魏都,折之以王道”,由此可見,左思選擇與描寫的鄴都承載著重要的政治與文化內涵。本文擬從晉承魏統的正統觀、文化地理觀、征實的創作傾向,探究《魏都賦》對鄴都的選擇與描寫,并對“洛陽紙貴”的歷史與政治背景作一粗淺的探討。

      一、左思《三都賦》晉承魏統的正統觀與鄴都的選擇

      晉承魏統的正統觀涉及左思創作《三都賦》主旨及目的。關于這一點,前人已有指出?!段倪x·三都賦》李善注引臧榮緒《晉書》曰:“思作賦時,吳、蜀已平,見前賢文之是非,故作斯賦,以辨眾惑。”①[1]74王鳴盛《十七史商榷》中言:“左思于西晉初吳、蜀始平之后,作《三都賦》,抑吳都、蜀都而申魏都,以晉承魏統耳。”[2]卷五一,378“是非”是什么?“眾惑”又表現在哪里?臧榮緒及李善均未說明,王鳴盛顯受啟發,明言“抑吳都、蜀都而申魏都,以晉承魏統耳”,看來在或“抑”或“申”魏、蜀、吳三都問題上是有爭論的,而左思作《三都賦》的目的是“申”三國時的“魏都”并借此表現“晉承魏統”,有明顯的現實用意。

      就《三都賦》文本本身來看,王鳴盛的觀點是成立的?!妒穸假x》在描寫的過程中,有兩處筆墨值得注意:一是開篇在夸耀蜀都之前,西蜀公子所言“蓋聞天以日月為綱,地以四海為紀。九土星分,萬國錯跱。崤函有帝皇之宅,河洛為王者之里”,天文地理,九州各有其域,萬國雜列其中。曹魏之前,周漢都城皆在河洛,即“崤函有帝皇之宅,河洛為王者之里”。西蜀公子在具體夸耀“蜀都之事”前言及此事,有為蜀都爭“帝皇之宅”與“王者之里”的用意。二是賦文結尾在述及蜀地人杰地靈、孫述劉備稱帝自王后言:“由此言之,天下孰尚?”最后總括一句:“故雖兼諸夏之富有,猶未若茲都之無量也。”因此賦是西蜀公子與東吳王孫的對話,故此處的“兼諸夏之富有”系指東吳,東吳既然兼有,暗指西蜀之缺失。那么,東吳所兼何指呢?諸夏指中原,“富有”語出《易·系辭上》:“富有之謂大業,日新之謂盛德”。唐孔穎達曰:“以廣大悉備,萬事富有,所以謂之大業。”[3]78《文選集注》引《抄》曰:“言雖有中國富多所有,亦不如我蜀之無貲量也。”[4]79把“富有”理解為物質上的,恐失之于偏。從《吳都賦》來看,吳之于蜀,相對而言,其歷史文化悠久,有周太伯、延陵季子之余風,此“富有”更多指向文化傳承上的“富有”。但在西蜀公子看來,在兩漢之際與漢末三國時代,蜀地成就了公孫述與劉備的帝王之業,特別是劉備,作為漢室劉氏之后,西蜀公子稱其為“劉宗”,有延續漢室帝脈的意味,故云吳“雖兼諸夏之富有,猶未若茲都之無量也”,即蜀都的地位無可限量。

    本文相關人物:[左思] [曹操] [曹丕] [劉備] [皇甫謐] [陳壽] [諸葛亮] [孫權] [班固] [司馬氏[荀霬妻]
  • 相關閱讀
  •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