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小隱隱于野,中隱隱于市,大隱隱于朝 魏晉時期的隱逸之風(2)
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2018/12/29

      鐘會的狼狽源于第一次見到嵇康時產生的心理陰影。當時,為了結識嵇康,鐘會糾集了一群名流,一起去拜訪。這樣,既表示尊重,給對方面子,又抬高了自己的身價。嵇康和好友向秀正在樹下打鐵,見了鐘會這幫司馬門下豢養之犬,只顧揚錘鍛鐵,旁若無人,一句話也不說。鐘會碰了一鼻子灰,從此便對嵇康又怕又恨,起了殺心。

      他向司馬昭進讒:嵇康這家伙雖然是臥龍,但不為我所用,早晚是個禍害。

      和嵇康能說得來的,唯有打鐵伙伴向秀和老大哥山濤。山濤和馬氏是親戚,政治上倒向司馬氏,自然也要替司馬氏做嵇康的思想工作。

      當他從吏部尚書位子上升遷時,極力舉薦嵇康代替自己。于是,便有了那封《與山巨源絕交書》,嵇康名義上是與山濤絕交,實際上是一篇拒絕與司馬氏合作的宣言。

      嵇康死,向秀心里直打鼓,畢竟嵇康打鐵時冷落鐘會,在旁邊拉風箱的就是他??!于是,他趕緊跑到洛陽拜見司馬昭,司馬昭故意羞辱道:“聽說你有歸隱山林的箕山之志,跑到我這來干嘛?”向秀答:“退隱箕山的許由、巢父都是狂徒,其做法不足取。”司馬昭聽了大為滿意。

      在仕與隱中進退的三種態度

      ——第二類

      魏晉時期的隱逸之風

      第二類是先隱后仕型的。

      郭象注《莊子·逍遙游》時,說了很多,無非是在強調大隱隱于朝,出仕與隱逸并無二致。

      其實,這是抄襲了向秀的說法。七賢中最具學者風范的實為向秀,他本來可以成為一個好教授的,對《莊子》研究很有心得,呂安讀到他的論著,驚嘆“莊子不死”。

      只可惜,向秀投奔司馬昭后,無心著述,還有兩篇沒有注完就去世了。向秀的手稿隨之散失,被郭象抄了過去,成了“郭注莊子”,這是學術史上的一段公案,按下不表。

      單說向秀因嵇康、呂安被殺而轉向,遭到司馬昭一番奚落,他對《逍遙游》的注解觀點便是對自己的辯護,并不是思想上的認同,而是全身之道的方法。

      山濤亦屬此類。嵇康雖然寫下與山濤的絕交書,但七賢中,他和山濤的態度看似截然不同,其實在靈魂上是相通的。也有人說,嵇康之所以寫下絕交書,是想借用這種方法保護山濤。

      人各有志,嵇康選擇不合作,作為朋友,他不會對與司馬氏合作的山濤有看法,反而還怕自己連累了朋友。

      后來,山濤舉薦嵇康的兒子嵇紹做官,嵇紹向他咨詢進退方案,山濤說,我替你想了很久了,天地有四時變化,何況人呢?意思是大丈夫行于世,要能屈能伸。

      出身名門世家的謝安也是先隱后仕的典型。謝安從小就有名聲,并受到宰相王導的器重。但是他拒絕應召,隱居到會稽郡的東山,與王羲之、許詢、支道林等名士、名僧交游,傾心清談。

      一次他與王羲之一同登上冶城遺址,謝安追古思遠,一派超脫世俗之志。王羲之勸道:“夏禹勤勉國事,奔忙勞苦,手腳長滿老繭;周文王從早忙到晚,無暇吃飯,總覺得時間不夠用?,F在國家正處于危難中,每個人都應當為國效力;而不切實際的清談只會廢弛政務,華而不實的文章會妨害大事,這些恐怕都是不合時宜的。”

      謝安說:“秦國任用商鞅,僅兩代就亡國了,難道是清談惹的禍嗎?”謝安偷梁換柱的辯論有些強詞奪理,他心中其實是有自己的小算盤的。

      當時,“王與馬,共天下”的格局因為王敦的叛亂,蒙上了陰影,于是,外戚庾家受到重用,庾與王在朝局中開始裂土分茅。另外,權臣桓溫開始崛起,這樣,王家、庾家、桓家及司馬氏之間的斗爭開始白熱化,而陳郡謝家還沒走上前臺。

      謝安顯然不想卷入此中,王羲之是王家的人,謝安跟他談話往往不著邊際。其實,他是在等待機會。

      后來,朝廷幾次三番地征召謝安,他一概推辭。就連管組織人事的吏部尚書舉薦謝安為吏部郎,也被他寫信拒絕。

    本文相關人物:[嵇康] [司馬氏[荀霬妻]] [馬氏] [司馬昭] [山濤] [向秀] [鐘會] [阮籍] [王戎] [呂安
  • 相關閱讀
  • 浙江快乐彩开奖结果